灵河文化

一封简报

灵河热点新闻,由你一手掌握

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正式启动

日期:2020-06-15 13:51:05
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正式启动

党和国家高度重视青年艺术创作人才培养工作,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青年是艺术创作的生力军,是艺术事业繁荣发展的根基。“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要培育一大批高水平创作人才”。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应运而生。近日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一经发布就备受关注,不仅吸引数名影视业内专业人士的转发支持,更有业内资深媒体发表“助力影视行业发展”的赞誉,在各专业院校也刮起了一阵风潮。

行业协会首次打通高校与企业壁垒孵化编剧人才

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是中国首个由官方协会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青工委)指导,青工委和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作为联合主办单位,协同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十余所高校协会,头部影视公司灵河文化、云尚文心主办组织实施,集三方合力搭建的高标准剧作孵化平台。

该比赛首次集结学界、平台、业界三方资深从业人员作为专业评委,参与作品评审。从前端开发到后期孵化呈现,完美打造三方闭环式深度孵化链条。

该比赛邀请中制协青工委常务副主任、先后获得“中国十大青年电视剧制片人”、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年度表彰“年度优秀制作人”、第十二届电视制片业“十佳电视剧出品人”等荣誉的知名制作人白一骢为评委会主席。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资深制作人、监制、互联网“超级网剧”倡导者戴莹,企鹅影视副总裁、制作人方芳,爱奇艺高级总监、奇煋工作室总经理、多部知名网剧制片人李莅樱为评委会荣誉主席。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主任、教授黄丹,制作人韩冰,制作人蔡佳担任副主席。此外,比赛还设置评审导师团队,由多名拥有诸多优秀代表作品的导演和编剧组成,如朱锐斌、田良良、张鸢盎、汤祈岑、施磊、杨龙、张萌等。

竞赛不只孵化拍摄 更着重公益知识普及

该比赛将创新性作为评审的重要参考,邀请学生深度参与孵化过程,体验一部作品经过孵化、前期筹备、拍摄、后期制作、上线的全过程。优秀选手还可获得同头部影视公司签约的机会。同时面向全行业开放线上公益讲座,普及影视专业知识,让更多人了解认识到影视行业的全貌。

其实,当今社会并不缺乏有才华的人,缺少的是发现千里马的伯乐。通过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能够挖掘到才华横溢的人,让真正的人才投入到创作中,在活动中激发他们的创新创作意识,促进中国影视行业的创新人才的培养。

查看详情

光明日报 | “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公益剧作征集活动圆满截稿

日期:2020-11-03 13:58:37
光明日报 | “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公益剧作征集活动圆满截稿

日前,由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青工委)指导的“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公益剧作征集活动圆满截稿。该活动“以发掘优秀大学生编剧为基础,以行业头部企业孵化签约为目的”,吸引了包括北京大学、北京电影学院、中国传媒大学等145所高校,共计400余部投稿。

据悉,“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是影视行业首次以官方协会(青工委)为指导的针对大学生的公益人才孵化活动,该活动由灵河文化、云尚文心及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联合主办。除了人才孵化外,该大赛还在作品征集期间邀请资深编剧、导演、制片人组成“公益指导团”,对青年编剧人才进行系统指导和培养,举办线上“公益课堂讲座”5场,共计万余人次学生观看学习。

查看详情

光明网 | 聚焦编剧新生力量:着重人才培养和作品孵化

日期:2020-07-03 15:12:33
光明网 | 聚焦编剧新生力量:着重人才培养和作品孵化

随着影视行业蓬勃发展,很多年轻人奋不顾身投入剧本创作行列,然而在没有代表作的那几年,青年编剧很难自发创作,更多是进行有限制的创作或改编,很多年轻人在心理落差中失去耐心选择离开。影视产业也因此出现编剧青黄不接,有创意的剧本凤毛麟角的境况。“所以我们想通过这样一个活动,发现一些怀才不遇的好苗子,给他们一个入行的机会。”2020年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评委会主席白一骢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道。

该比赛是由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青工委)作为指导单位,灵河文化、云尚文心主办,青工委和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作为联合主办,协同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等二十余所高校协会支持的全国大学生影视创作孵化类竞赛。

集中“火力”助推中国青年编剧发展

据了解,近年来中国编剧行业基层力量储备相对缺乏,真正有才华、有想法,又肯耐下心学习的青年编剧屈指可数。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希望能够挖掘、培养并孵化优秀的青年编剧人才,并将其优秀作品进行制作或推荐扶持。

评委会主席白一骢表示“我们希望给真正有才华的青年编剧提供一个平台,同时也想发掘到真正优秀、有想法、没套路的剧本,实现影视化。”为此,该比赛集结学界、平台、业界三方资深从业人员作为专业评委,大力发掘优秀的编剧人才和剧本作品,并通过三方协力合作进行深度孵化。

注重想法和创新 实现作品影视化

影视化,是剧本存在的意义。据悉,此次比赛对参赛剧本的要求是“不低于12集,一集时长5-15分钟”,是标准的短剧配置。白一骢主席表示,孵化季的最终目的,是让观众看到它的好,也让脱颖而出的青年编剧拥有真正署名的影视作品,“如果剧本真的很优秀,我们会投资拍摄,因为影视化出来对编剧未来发展也更有意义。

另外,白一骢还透露,本次评选将最看重编剧的“想法”。编剧是否拥有表达能力和天赋,在表达上是否具备新奇的方式非常重要。因为技巧是可以后期补充学习的,而编剧本身的积累和想象方式是很难改变的。如何在现实主义底蕴之上创新,是评委重视的考量标准,也是年轻编剧最大的挑战。

目前,该比赛正在广泛征集中。

查看详情

光明网 | 影视行业协会再呼吁:急需新生代编剧人才补充

日期:2020-06-15 14:48:59
光明网 | 影视行业协会再呼吁:急需新生代编剧人才补充

党和国家高度重视青年艺术创作人才培养工作,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青年是艺术创作的生力军,是艺术事业繁荣发展的根基。“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要培育一大批高水平创作人才”。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应运而生。近日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一经发布就备受关注,不仅吸引数名影视业内专业人士的转发支持,更有业内资深媒体发表“助力影视行业发展”的赞誉,在各专业院校也刮起了一阵风潮。

行业协会首次打通高校与企业壁垒孵化编剧人才

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是中国首个由官方协会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青工委)指导,青工委和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作为联合主办单位,协同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十余所高校协会,头部影视公司灵河文化、云尚文心主办组织实施,集三方合力搭建的高标准剧作孵化平台。

该比赛首次集结学界、平台、业界三方资深从业人员作为专业评委,参与作品评审。从前端开发到后期孵化呈现,完美打造三方闭环式深度孵化链条。

该比赛邀请中制协青工委常务副主任、先后获得“中国十大青年电视剧制片人”、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年度表彰“年度优秀制作人”、第十二届电视制片业“十佳电视剧出品人”等荣誉的知名制作人白一骢为评委会主席。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资深制作人、监制、互联网“超级网剧”倡导者戴莹,企鹅影视副总裁、制作人方芳,爱奇艺高级总监、奇煋工作室总经理、多部知名网剧制片人李莅樱为评委会荣誉主席。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主任、教授黄丹,制作人韩冰,制作人蔡佳担任副主席。此外,比赛还设置评审导师团队,由多名拥有诸多优秀代表作品的导演和编剧组成,如朱锐斌、田良良、张鸢盎、汤祈岑、施磊、杨龙、张萌等。

竞赛不只孵化拍摄 更着重公益知识普及

该比赛将创新性作为评审的重要参考,邀请学生深度参与孵化过程,体验一部作品经过孵化、前期筹备、拍摄、后期制作、上线的全过程。优秀选手还可获得同头部影视公司签约的机会。同时面向全行业开放线上公益讲座,普及影视专业知识,让更多人了解认识到影视行业的全貌。

其实,当今社会并不缺乏有才华的人,缺少的是发现千里马的伯乐。通过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能够挖掘到才华横溢的人,让真正的人才投入到创作中,在活动中激发他们的创新创作意识,促进中国影视行业的创新人才的培养。

查看详情

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 | 2020年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征稿启事

日期:2020-06-15 14:47:51
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 | 2020年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征稿启事

2020年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是以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青工委)为指导单位,灵河文化、云尚文心主办,青工委和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作为联合主办的全国大学生影视创作孵化类竞赛。该竞赛以资深制作人、导演、编剧等多场公益线上讲座及指导为核心,旨在挖掘、培养并孵化优秀的青年编剧人才,并对其优秀作品进行制作或推荐扶持,为推动中国影视事业的可持续发展培养坚实的后备力量。


该竞赛面向全国高校学生,征集原创短剧剧本。由学界和业界的专业评委为此次活动评审把关,对符合要求的作品给予嘉奖并给予孵化、拍摄等机会,对优秀的青年人才颁发证书并给予同业内专业人士交流学习的机会。帮助他们激发更多的创作可能,同时获得行业资源的扶持。

查看详情

北京电影学院 | 2020年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征稿启事

日期:2020-06-15 14:01:17
北京电影学院 | 2020年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征稿启事

2020年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是以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青工委)为指导单位,灵河文化、云尚文心主办,青工委和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作为联合主办的全国大学生影视创作孵化类竞赛。该竞赛以资深制作人、导演、编剧等多场公益线上讲座及指导为核心,旨在挖掘、培养并孵化优秀的青年编剧人才,并对其优秀作品进行制作或推荐扶持,为推动中国影视事业的可持续发展培养坚实的后备力量。


该竞赛面向全国高校学生,征集原创短剧剧本。由学界和业界的专业评委为此次活动评审把关,对符合要求的作品给予嘉奖并给予孵化、拍摄等机会,对优秀的青年人才颁发证书并给予同业内专业人士交流学习的机会。帮助他们激发更多的创作可能,同时获得行业资源的扶持。

查看详情

清华大学征集 | 2020年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

日期:2020-06-15 14:00:44
清华大学征集 | 2020年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

由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青工委)指导,灵河文化、云尚文心主办,青工委、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联合主办的2020年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正式启动。本活动还协同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浙江传媒学院等十余所高校协会支持。


有脑洞有创意有编剧梦的同学们看过来 本次活动面向全国高校学生,征集原创短剧剧本,不论你是否科班出身,有好点子就猛烈的砸过来叭!


作品征集期间还会邀请由多位资深影视大咖组成的“指导团”,对参赛选手进行线上指导,参赛同时还有干货可以收入囊中。神仙阵容的评委会为此次活动评审把关,最终获奖同学将获得超多高能奖励!

北京大学征集 | 关于举办2020年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的通知

日期:2020-06-15 13:59:59
北京大学征集 | 关于举办2020年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的通知

为做好新时代的青年培养工作,为中国影视事业提供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实现影视内容及人才的精准孵化。近日,青工委发布通知决定指导并支持举办“2020年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的公益活动。


2020年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是以青工委为指导单位,灵河文化、云尚文心主办,青工委和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作为联合主办,协同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浙江传媒学院等十余所高校协会支持的全国大学生影视创作孵化类竞赛。该竞赛以资深制作人、导演、编剧等多场公益线上讲座及指导为核心,旨在挖掘、培养并孵化优秀的青年编剧人才,并对其优秀作品进行制作或推荐扶持,为推动中国影视事业的可持续发展培养坚实的后备力量。


该竞赛面向全国高校学生,征集原创短剧剧本。由学界和业界的专业评委为此次活动评审把关,对符合要求的作品给予嘉奖并给予孵化、拍摄等机会,对优秀的青年人才颁发证书并给予同业内专业人士交流学习的机会。帮助他们激发更多的创作可能,同时获得行业资源的扶持。

青工委 | 关于举办2020年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的通知

日期:2020-06-15 13:58:52
青工委 | 关于举办2020年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的通知

为做好新时代的青年培养工作,为中国影视事业提供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实现影视内容及人才的精准孵化。近日,青工委发布通知决定指导并支持举办“2020年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的公益活动。


2020年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是以青工委为指导单位,灵河文化、云尚文心主办,青工委和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作为联合主办,协同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浙江传媒学院等十余所高校协会支持的全国大学生影视创作孵化类竞赛。该竞赛以资深制作人、导演、编剧等多场公益线上讲座及指导为核心,旨在挖掘、培养并孵化优秀的青年编剧人才,并对其优秀作品进行制作或推荐扶持,为推动中国影视事业的可持续发展培养坚实的后备力量。


该竞赛面向全国高校学生,征集原创短剧剧本。由学界和业界的专业评委为此次活动评审把关,对符合要求的作品给予嘉奖并给予孵化、拍摄等机会,对优秀的青年人才颁发证书并给予同业内专业人士交流学习的机会。帮助他们激发更多的创作可能,同时获得行业资源的扶持。

查看详情

骨朵网络影视 | 专访白一骢《大主宰》:“权衡下”的故事与“熬出来”的特效

日期:2020-02-21 20:28:33
 骨朵网络影视 | 专访白一骢《大主宰》:“权衡下”的故事与“熬出来”的特效

谈及《大主宰》的特效,面对网友肯定的评价,白一骢解释道,《大主宰》的后期特效大概花了一年的时间,相对于一些戏来说,特效预算可能属于比较高的那类,但对此次技术与投入的描述,白一骢没有过多谈及,而提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词汇——“特效管理”。在他看来,特效不能够用投入成本去直接衡量,而是不花冤枉钱。在很多情况下,花在特效上的钱被浪费的不在少数。

白一骢认为“大家觉得此次《大主宰》的特效还可以,是我们也是在交了很多学费之后,通过不断总结经验,获得的一次特效管理上的成功。”最后拍出来呈现的东西是不是与当初自己所想的东西是一样的,这是所有的特效团队在制作时面临的最困难的问题,而《大主宰》在特效上的表现和我们之前所想的还是差不多的。

从一开始的设定到最后的拍摄,从中间的实施到最后的呈现,对于这些内容之间的衔接,相对于之前,《大主宰》项目做的是比较完善的,也是因为近几年来自己在特效了吃了很多亏,大家也一点点开始积累起来了对于特效管理的意识。回想起近两年自己在特效上走过的“弯路”,白一骢感慨颇多。

现在大多数的剧集在制作特效时,一般都会采用绿布的方式进行。在一个全绿的背景下,演员站在里面幻想着情景进行演绎,然后后期进行抠像,将人与景结合在一起,但不难发现,有时候整体呈现出来的效果并不让人满意。

于是,在此次的搭景中,白一骢说,此次《大主宰》整体的景都搭得较大,为的便是把人与景重叠的部分也搭建出来。北灵学院的搭建高度就将近6米,团队又运用了CG技术将其延展到二三十米高的位置,在拍摄时,延展的部分也不会与人进行交叠,希望《大主宰》整个前后景都能让观众感觉到正常、舒服。

此次白一骢还选择了继续与已经有过几部戏合作的特效公司来制作《大主宰》。“因为有过合作,大家之间的工作方法、工作流程也都十分熟悉,因此在这个过程中间的损耗也进一步降低,最终呈现的结果也相对更好一些。”

在采访中,白一骢始终表示:“特效不单单是一个钱的问题,真的只有做到这一步才会想到,之前交的学费都不是白交的。这是一个复杂的经历,没什么捷径,大家也都是这样,在熬了好多年后,一点点摸索一些经验。”而此次的《大主宰》得到观众认可的背后,也证明了白一骢及团队此次在特效管理上是取得了一定的成功的。

影视观察家 | 《大主宰》的诚意特效如何质造?灵河又一创新升级制作方法论

日期:2020-02-21 18:36:54
影视观察家 | 《大主宰》的诚意特效如何质造?灵河又一创新升级制作方法论

基于《大主宰》庞大的世界观,为了更好地为观众带来视觉冲击力,灵河坚持特效前置,视觉特效团队聚光绘影在前期创作阶段就进入到《大主宰》的项目中,提前判断特效场景的份量,并根据实拍阶段的动作表演和场景还原等问题提前做好合适的设计计划。该剧总制片人白一骢曾说过:“核心主创团队前置尤其是特效团队至关重要。” 正是由于前期的兢兢业业、下足功夫,才有了《大主宰》最终的效果呈现。

为了更加贴合北灵境的气质,制作团队特意来到新西兰跨国取景,拍摄了雪山和海岸线的实景。看得出来,新西兰的外景呈现出辽阔苍茫的气质,与剧集本身非常契合。据《大主宰》制片人蔡佳介绍,在新西兰拍摄时,尽管面临着制作流程不同、低温拍摄等种种挑战,但看到最终的呈现,大家都认为是值得的。

为了还原大千世界的瑰丽与浩瀚,完美再现各种奇幻情境,制作团队秉持匠人之心,不辞辛苦,使用超过200个场景,大到砖石瓦砾,小到树叶的纹理,努力呈现《大主宰》丰富多元的世界观。

制片人蔡佳说,我们前期做了非常多的准备工作,像柳域、牧域、北苍灵院、洛神族等等,会根据各自不同的特质来定调,给出很多不同风格气质的参考图。后期美术搭建的时间就长达八九个月,加上翻景,空间上相当于用到8个3000平方米左右的摄影棚,最多的时候搭建团队有500多人。

此外,剧中呈现的各种灵兽也是一大看点。无论黑龙白龙、九幽雀,还是戏份相对较少的北暝金纹鹰,整个团队都付出了很多心血。先是在设计环节,为了实现各个灵兽的记忆点和后期技术的制作要求,每个灵兽的概念设计周期都花费了1到3个月。

查看详情

麻辣鱼 | 专访《大主宰》总制片人白一骢:特效的成功,得益于特效管理的升级

日期:2020-02-21 18:33:33
麻辣鱼 | 专访《大主宰》总制片人白一骢:特效的成功,得益于特效管理的升级

《北灵少年志之大主宰》(以下简称“《大主宰》”)被认为是春节期间,为宅在家里的观众们的一部“及时雨”。从数据来看,《大主宰》的观众主要集中在90后、00后,这正契合总制片人白一骢和制作团队灵河对这部作品的受众定位。在接受麻辣鱼的采访时,白一骢表示《大主宰》从一开始就是奔着年轻观众去做的,在年轻化的故事基础之上,希望能给年轻人传递积极的价值观。

了解《大主宰》的人都知道,天蚕土豆在小说中勾勒出了一个非常宏大的世界观,这无疑为《大主宰》的改编制造了难度。白一骢坦言:“我们很难还原出原著中所描述的世界观全貌。”因此对于改编剧本的评估和判断,总编剧汤佳羽及编剧团队首要考虑两点,第一个是故事本身的合理性,第二个是剧本的可操作性。而汤佳羽编剧团队在IP改编方面颇具心得,知名网络剧《精绝古城》也是该编剧团队做的内容改编工作。

“奇幻世界中的开挂升级”,这是市场上大多数同类题材的故事模式。白一骢也深知这一点,为了避免同质化,他们在许多方面进行了尝试。故事内核上,跳出以往的打怪升级的套路,在描述个人成长的同时,呈现出对于家国命运的担忧和人类命运的思考。表现手法上,启用新人导演张萌就是为了能够“打破思维惯式,将他作为年轻导演的想法、方式,运用在这部戏里边。”

据了解,《大主宰》的美术搭建花了八到九个月的时间,拍摄完成后特效制作持续了一年左右;加上翻景,空间上相当于用到8个3000平米左右的摄影棚。

不过,白一骢强调:“特效的成果其实不是花多少钱的事,而是不花冤枉钱的事。”他将《大主宰》的特效成功总结为“特效管理上的一次成功”。对此,他解释说:“在特效管理上,从一开始的设定,到拍摄过程的实施,再到最后的呈现,《大主宰》在三者之间的衔接是比较完善的。”

具体操作时,视效设计团队在前期创作阶段就进入到项目中,与导演在设计和现场拍摄方案等视觉和实操的问题上进行深入探讨。CG角色亦是如此,开机前就为实拍阶段的动作表演和场景还原等问题提前做好合适的计划,拍摄现场,视效团队聚光绘影也会在场提醒,使得演员和CG角色的戏能够串起来。

事实上,这种特效管理意识并不是一蹴而就的,白一骢和制作团队灵河也是在交了很多学费,买了很多教训之后积累的经验,“过去特效最困难的地方是拍之前想要一个东西,拍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东西,拍完之后发现跟原来想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到了《大主宰》,是我们的预想和最后呈现的相差无几。”

“这个过程是必须要走的,而我们走过来了,没什么捷径,熬了好多年,慢慢地摸索出了一些经验,我们的学费没有白交。”他也相信,随着特效公司的经验越来越丰富,《大主宰》的这种特效水平应该是常态,“这才符合我们现在国产剧这么大的产量,这么大的产能。”

而一直在创新的白一骢,在见证了网剧市场这些年的发展,看到了网剧这两年的同质化之后,也在寻找突破的风口。例如,基于网剧的连续性、互动性,他认为在播出方式上大有可为,“我一直认为,真正好的网生内容,它应该是可以连续去开发的,一季一季地往下做的。”他说。

不过受到国产剧制播模式的影响,季播剧面临的困难还有很多。但他坚信,任何一个类型题材、一个机制,都是需要探讨和摸索的。

查看详情

光明网 | 《大主宰》热播背后 走心制作展现东方审美

日期:2020-02-21 18:23:45
光明网 | 《大主宰》热播背后 走心制作展现东方审美

1月30日,由爱奇艺出品,上海影视联合出品,灵河制作的,大型青春奇幻热血剧《北灵少年志之大主宰》(简称《大主宰》)在爱奇艺上线。该剧由戴莹、白一骢担任总制片人,张妍、蔡佳、邓力维、刘晓红任制片人,张萌、澄丰执导,王源、欧阳娜娜、骆明劼、马月、徐浩、王奕婷、孙溯梦汐、李淑婷、张诚航、张亚奇等主演,该剧讲述了不凡少年牧尘从草根成长为惩恶扬善的大英雄,同时收获了友情和爱情的故事。

基于该剧庞大的世界观,制作公司灵河坚持特效前置,提前判断特效场景的份量,并根据实拍阶段的动作表演和场景还原等问题提前做好合适的设计计划。该剧总制片人白一骢曾说过:“核心主创团队前置尤其是特效团队至关重要。”

据了解,视效设计团队在前期创作阶段就进入到《大主宰》的项目中,并与导演在设计和现场拍摄方案等视觉和实操的问题上进行深入探讨。所有关键角色的法术,在开机之前就已经设计好。白一骢也表示,剧中灵阵的特效是过去比较少见的,为此我们也做了很多尝试。据悉,仅仅在角色和场景的法术上,就设计了大大小小三百多张法术的概念图。

据了解,为了呈现高品质的视觉效果,制作团队使用大大小小的场景超过200个。大到世界观的塑造,小到砖石瓦砾树叶纹理,都要经过精心的设计,从宏观到细节,都透露出制作公司灵河对制作的要求与诚意。

对此,该剧的制片人蔡佳表示,我们前期做了非常多的准备工作,像柳域、牧域、北苍灵院、洛神族等等,会根据各自不同的特质来定调,给出很多不同风格气质的参考图。后期美术搭建的时间就长达八九个月,加上翻景,空间上相当于用到8个3000平方米左右的摄影棚,最多的时候搭建团队有500多人。

据悉,该剧自1月30日20:00在爱奇艺上线后,3小时爱奇艺站内内容热度即突破7000,16小时突破8000,目前稳居热播剧排行榜前列。

目前,《大主宰》正在爱奇艺热播中。

经济日报 | 《热血少年》:青年思维讲述中国精神

日期:2020-01-19 10:00:00
经济日报 | 《热血少年》:青年思维讲述中国精神

青年兴则国兴,青年强则国强。在文化娱乐方式日新月异的今天,青年题材的影视作品除了追求高颜值、高票房之外,应该讲述怎样的青春故事,塑造怎样的青年形象?

10月22日,灵河文化制作的《热血少年》在爱奇艺平台正式上线。这部作品主要讲述了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的上海滩,以吴乾为代表生活在棚户区底层的小人物们,在各方势力的重重压迫下艰难求生,最终投入革命事业的励志故事。

相较于以往严肃的近代剧,《热血少年》更着重刻画小人物的成长。剧中年代戏与青春剧融合,并采用了轻松幽默的手法表达。该剧自开播以来,在微博等网络平台接连引发网友热议,尤其受到当下青年群体的喜爱和讨论。

“这部剧主要想展现出世态动荡下每个人的不同抉择,吴乾等人受到民族大义的感召,从小打小闹变成为国奉献,在性格上发生一些变化,最终从‘棚户区的孩子’变成了‘新时代的青年’。” 灵河文化创始人兼CEO白一骢说。

《热血少年》以青年成长的小人物视角,不断升级闯关的年轻化剧情,紧紧围绕爱国正能量的精神内核,展现了世态动荡下每个人的不同抉择,传递了积极的人生观和敢于担当的价值观,将爱国、青春、功夫等元素相结合,也填补了当下电视剧行业的题材空白。

Online series highlights patriotic youngsters

日期:2020-01-15 11:00:00
Online series highlights patriotic youngsters

Award-winning producer Bai Yicong has been fascinated about the history of Shanghai in the 1920s and 1930s, as he believes the turbulent decades could spawn good stories.

So he came up with the story of Hot-blooded Youth, a 58-episode series to revisit the city when it was in the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 era.

文汇报 | 《热血少年》用年轻人的思维重新定义“年代剧”

日期:2020-01-15 10:00:00
文汇报 |  《热血少年》用年轻人的思维重新定义“年代剧”

一部名为《热血少年》的电视剧,近日在爱奇艺播出,该剧由李莅樱、白一骢任总制片人,由朱锐斌担任导演,汤祈岑任总编剧,黄子韬、张雪迎、刘宇宁、曹曦月等主演。剧中年代戏与青春剧的融合,“少年强则中国强”的主题,以及朴实的爱国主义表达,使得《热血少年》吸引了不少网友的关注。一经播出,便多次位居猫眼、骨朵等数据平台前列。目前,豆瓣评分7.5。

耳目一新的内容,源自创作前端的创新思维

《热血少年》讲述了一群在棚户区长大的底层少年,在乱世中乐观成长,热血蜕变的故事。男主吴乾是个热血中二、重情重义的底层小混混,让亲人和朋友在动荡的年月生活的更好是他最原始朴素的价值观,而女主贺红衣却是一位有着坚定信念和情怀的爱国少女,在她的引导下,以吴乾为代表的这群少年在强权的碾压中变得强大起来,完成了从小我到大我的蜕变。

灵河文化创始人、CEO白一骢在谈到这部作品的创作初衷时曾透露,“在《热血少年》创作之初,剧组就考虑介入当下年轻思维,希望让年轻观众看的时候,不要觉得那个时代人们思维方式是不一样的。其实在任何时代,大部分人的基础生活需求和想要的东西,都有接近的地方,那就是希望过得更好,希望身边的人也能更好。”

最难得的是,这是一部没有一丝“套路”味道的原创作品,从故事到人物全都充满新鲜感。一个坑蒙拐骗却重情重义的小混混,为了筹集朋友奶奶的医药费而参加万术大赛,经过重重考验好不容易脱颖而出,来不及迎来风光时刻紧接着就被关进监狱,快节奏的叙事,严密的故事逻辑,和充满反转的剧情走向,让观众永远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据悉,该剧为原创剧本,并经历了18个月的剧本创作和反复打磨,该剧总编剧汤祈岑表示,“其实改编一部IP作品花的功夫不亚于写一部原创,但观众还是会觉得依附于小说,编剧其实并没有做什么,所以不少观众会发问,中国的编剧都去哪了?为什么就不能自己写一个故事? 但作为编剧,其实我们对原创反而会有一种热爱,因为原创的过程虽然痛苦,但很有价值。”

灵河文化是最早入局网剧的玩家,也是在IP改编领域打造过诸多爆款的制作方,此次坚定选择开发原创作品的原因,白一骢曾表示,“对我们来说,每次创作都是全新的开始,我们不能买个 IP,然后临时凑一套班子,把剧做出来,因为没有人比我们更希望把内容做好。”

下沉的制作,是精雕细琢的细致打磨

宏大而精致的实景拍摄,视觉效果逼真却又年代感十足的场景设置,在一开篇就给观众留下了惊艳的视听印象。在当前更新的剧情里,还原了旧上海底层人民生活环境的棚户区,用烟火气和人情味让观众迅速带入剧情营造的氛围里。而真实细致、功能完善、自成风格的监狱,也为当前的“监狱风云”剧情奠定了悬疑、冷峻的故事基调。

除了这两大主场景,从角色们赖以为生的人力车,到每一个人物不同状态下的服装质感,无一不贴合年代特征和人物状态。这种视觉质感的呈现,得益于剧组在制作上的煞费苦心。该剧制片人韩冰曾表示,“为使剧集呈现更加真实落地,我们最终选择全实景搭建,让观众真实了解当时棚户区的民情风貌。”最终,该剧改造大小场景多达600余处。

除了场景和服化道的质感,灵河文化对制作的用心甚至细致到了“片头”。据悉,该剧共有11版不同的片头,每一版都与当前剧情和人物状态相关,精彩到让观众主动放弃“自动跳过片头”的会员福利。

与精致的片头相呼应的,是将每一集拍摄花絮呈现在片尾的巧思。于是,观众可以从片头里“解读”信息,从片尾里“解码”该剧拍摄时演员的表演状态和剧组氛围。

鲜活的表演,是演员为角色灌注的灵魂

创新的故事和扎实的制作构建起作品的骨骼和血肉,演员们灵动的表演则为内容注入了鲜活的灵魂,成为作品的一大加分项。翻开灵河文化和爱奇艺奇星戏剧工作室合作的作品,从《老九门》到《黄金瞳》,无疑不是选角精准,演员与角色实现双赢的作品。

棚户区小霸王吴乾,直率而洒脱,与演员黄子韬的热血属性高度契合,从当前的角色表现来看,演员黄子韬不仅准确抓住了人物的个性特征,游刃有余地将之呈现出来,还用自身的幽默为角色增添了喜感,收获了绝佳的观众缘。而大量幕后花絮也能看出,为了让剧中的打戏更为逼真而震撼,原本就擅长动作戏份的演员黄子韬为此付出了太多努力。

同样为打戏拼尽全力的还有贺红衣的扮演者张雪迎。这位年轻的实力派演员在驾驭多面性格的角色时,对角色的感受力和表现力总能让人感叹不已。在她的精准诠释下,一位聪明而不咄咄逼人,沉静却心怀大志的爱国少女形象呼之欲出。她与实力派演员刘劲松对戏的场景,沉稳的表现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编剧帮 | 时隔一年再获“初心榜”,编剧张鸢盎:创作者的敬畏之心

日期:2020-01-14 13:00:00
编剧帮 | 时隔一年再获“初心榜”,编剧张鸢盎:创作者的敬畏之心

“从上次拿奖到现在,过去一年了。回首这一年,要说自己的成长,就工作上的状态挺不一样的。”在谈及自己近一年的最大变化时,灵河文心编剧张鸢盎这样告诉记者。

就在一周前(11月13日),第二届“初心榜”颁奖典礼上,张鸢盎凭借探险鉴宝剧《黄金瞳》获得了“2019年度影响力青年编剧”的荣誉。要知道,去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张鸢盎还是首届“初心榜”颁奖典礼“中国十大青年电视剧编剧”获奖者之一。

在这次的获奖感言上,张鸢盎表示“感谢青工委,感谢初心榜,去年差不多也是在这个时候,特别有幸获得了‘中国十大青年编剧’的荣誉,没想到今年还能有这个荣幸,再次‌‌拿到这个沉甸甸的奖项还是很有压力的。”作为一名年轻编剧,张鸢盎从业以来,参与创作的IP剧或原创剧本不在少数,始终抱有敬畏之心的她,也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喜欢。

懂得敬畏剧本创作

“去年,我第一次参加‘初心榜’颁奖典礼,当时是和其他九位优秀青年编剧一起拿了奖。这个奖项给了我很大程度的鼓励,让我更加努力的去创作优质的内容。”关于自己的首届“初心榜”颁奖典礼之旅,张鸢盎饶有趣味地跟记者聊到。

过去这一年多来,业内相关人士议论最多的,就是当前国产电视剧市场正处在一个重新洗牌的低潮时期。“一地鸡毛”、“哀鸿遍野”、“凤凰涅槃”等各类说法,比比皆是。对做幕后工作的编剧们来说,挑战可不小。一旦接活少了,编剧稿酬被压低的风险就将增大。

张鸢盎面对记者的发问,以当前的行业现状为支点,结合自己一年内的工作经历,进行了一次深度的自我剖析:“这一年的整个影视行业,多在动荡比较多的状态下运行。在此种大环境的影响下,自己多少也受到了些许启发。今年是又拿奖了,但与过去相比,会选择让自己沉下心来去认真回顾或复盘自己之前的种种表现。换句话说,就是学会站在更加客观冷静的角度,对自己完成的每一个项目的所得,在反思中积淀,在梳理后提升。对于今后的剧本创作工作,会时刻保持一种谨慎的敬畏心态。总之,一切稳字为先。”

现如今,国内影视市场的“淡季”,对于很多编剧的自身发展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不过,我们需要认清一点的是,电视剧市场有淡季、旺季之分,电视剧剧本创作几乎是没有的。萧条也好,繁荣也罢,可以预见的是,对于当前国剧市场来说,在剧本创作方面,历经行业“洗牌”,回归理性之后的第一显性特征就是择优而为。

懂得敬畏剧本创作,这是一种对艺术追求的严肃态度。编剧们的创作一旦向文学本体的回归多做功课,并坚持艺术理念不动摇,电视剧文本创作的“春天”,迟早会到来。

IP与原创可以平衡

近年来,随着我国电视剧市场的迅速发展,逐渐形成了以“IP热”为主要表征的影视文化现象。这其中,网络文学作为IP剧的核心来源和主要基地,从市场大局上看,整体一直保持着高速增长的态势。当下,通过网络小说改编的多部爆款剧更是以不可阻挡之姿,占据了国内影视剧的鳌头。

纵观现今国内影视剧市场的发展格局,尽管“IP已死”、“IP+流量演员”过时等各种不同的声音开始出现,就整个行业内来说,在进一步挖掘影视产业价值深度的过程中,依旧可以明显感觉到IP的地位凸显。在对影视产品影响力的提升和总体收益的提高方面,IP还是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其实,我一直觉得这是没办法细分的,而且,这应该是主要针对依托于热门IP而生发出来的剧本原创过程。对于很多IP剧来说,编剧们在剧本创作过程中,有一种做法是在原IP基础上,会根据具体情况做适当增删,这就是一个半原创的状态。”提到热门IP与原创剧本的关系,张鸢盎跟记者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至于大热IP跟原创剧本比,创作者在改编过程中,需要多加留意的是IP自带的读者群体,就拿漫改来说,原著漫画就有它原本相对固定的观众群体。一定要留意粉丝这个点,他们喜欢或重视的东西最好事先做好调研。原创的话,掣肘的东西比较少,但它的弱势在于没有一个先天存在的支持团体,需要‘自来水’的自发安利,所以说两方各有优劣吧。”关于IP与纯原创,张鸢盎又多说了几句。

在采访过程中,张鸢盎重点强调,IP与原创是可以平衡的。“在我看来,之前之所以会出现‘IP已死’的言论,从小说层面上说,可能是这几年国内热门小说改编量超出了大家的预期,进而造成一种能改的东西越来越少的假象。当然,肯定是死不掉的,毕竟优质小说还在层出不穷的往外冒。从IP剧层面来说,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是想鼓励创作者们多做原创,提醒大家不要过度依赖一个有一定粉丝基础的IP。总结来说,即便有了一个热门IP的保驾护航,改不好的话,观众一样会挑刺儿,我是觉得IP跟原创是可以平衡的。”

剧本创作的“不二法门”

对张鸢盎而言,经手悬疑刑侦的《暗黑者》系列、民国悬疑的《老九门》、现代探险的《沙海》、探险鉴宝的《黄金瞳》等重量级网剧作品的创作之后,她和自己的编剧团队在IP剧或原创剧本的写作上,已然找到了剧本创作的“不二法门”。

“不管是哪种题材或类型的项目,到我们编剧手里的第一步,肯定是要找准整部作品的画风定位,其次是从整体上客观分析一下故事的潜在目标群众。通俗来说,以我过往参与创作的作品举例,我和自己的编剧团队会把接触到的剧集分成是男性向还是女性向的,像《暗黑者》系列,更偏重于悬疑、推理和烧脑,这就是我们需要重点关注的风格上的东西。像民国悬疑剧《老九门》、现代探险剧《沙海》等,这些都是热门IP改编剧,剧本写作开动前,《盗墓笔记》小说系统里的原著粉就成了我们必须要去关注的对象,这些人心中的名场面有哪些、他们的粉丝点有什么,甚至作者南派三叔最重视的人物关系是什么,我们都不能忽视。”IP剧的编剧在动笔前的准备事项,张鸢盎通过采访走心分享给了大家。

如果不考虑题材或受众这两大因素,单从戏剧创作本身出发,张鸢盎提到个人的创作底线或原则时表示:“从大方向上说,故事的整体框架和逻辑关系上的自洽是我首先考虑的因素。细化下来的话,就是单场戏和人物对白的精彩程度。简单说,我最看重的一个是大框架的情节走向,另一个是角色人设的出彩程度。这里我必须要反复强调人设的重要性,对很多小说、电视剧和电影来说,经常是哪怕故事情节弱了,作品中的人物只要立住了,主人公之间的关系发展足够吸引人的话,也是可以支撑一个人追下去的。”

当记者问到接下来的作品,会更倾向于哪一种类型时,张鸢盎满怀期许地说:“就我个人和整个编剧团队而言,会想尝试一些更具真实感和社会性的现实题材作品吧。我们之前写的故事,有年代戏,也有古装戏。即便是现代戏,也是悬疑烧脑这种比较特别的,所以想做一部具备真实生活质感的现实题材剧集。”

第二届“初心榜”颁奖典礼上,张鸢盎在现场这样调侃过自己:“未来争取能做到顺风不浪,逆风不怂,希望能让自己对得起这个荣誉。”愿未来经由她笔下的每一个人物,每一段故事,都灵活生动,又引人共鸣。

骨朵网络影视 | 新生代制片人的成长与进击,专访“五大青年创作型制片人”蔡佳

日期:2020-01-14 12:00:00
骨朵网络影视 | 新生代制片人的成长与进击,专访“五大青年创作型制片人”蔡佳

“一切都发生的特别快”,从被念到名字,上台说获奖感言,再走下领奖台,回到座位上,蔡佳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在不久前举办的第二届初心榜颁奖典礼上,凭借打造的互动剧《他的微笑》及《暗黑者3》,她获得了五大青年创作型制片人大奖。回忆起当天经历,紧张和意外是两大高频词汇。

这是由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指导创立,影视界和媒体界多位资深从业人士担任评委,评选出的带有份量的奖项。谈及获奖感受,蔡佳承认会有被认可的成分,但更想强调的是“鼓励成分居多”。这倒并非应对外界的客套。蔡佳作为灵河文化副总裁、90后新生代制片人,虽然对项目有付出和努力,但更重要的还是归结于公司灵河文化的支持,以及互联网时代下影视市场的发展。

探讨一位青年制片人的成长,的确无法绕开对于大环境的审视。2014年,视频平台迎来发展拐点。作为新兴的影视品种,网剧在这一年初露锋芒。它为青年人提供了进入影视行业的通道,同时也为新兴影视公司提供了跃迁的机会。当年,灵河文化参与打造的悬疑网剧《暗黑者》上线。这部改编自畅销小说《死亡通知单》的剧集,在网剧市场划开了一道悬疑题材的口子。初入行业不久,还是制片助理的蔡佳负责了《暗黑者2》的创意广告中插内容。

2019年,影视行业技术革新,“互动”风起,作为互动与影视行业的“新物种”,互动剧《他的微笑》同样踩着时代的节拍上线。21个选择节点,可解锁17种剧情,为观众带来新型观剧体验。已经成长为制片人的蔡佳,全盘负责了这个项目。

抓住机会,在项目中逐步成长,获得奖项认可,蔡佳作为制片人的成长之路有迹可循。她身上有着年轻人敢尝试、敢创新的劲头,同时也有职业制片人的冷静沉着。在你想接着问获奖后的下一步工作计划时,她又能迅速从分享获奖的感受中抽离出来,“只能当做一种鞭策和鼓励,今天还是得上班,还是得干活,后面还有新的课题和项目在等着去完成,就很感谢,继续努力,投入更多的热情到工作中。”

实践出真知

《暗黑者2》是蔡佳进入行业参与的第一个项目。

2014年网剧还处于蛮荒时代,作为先行者,《暗黑者》上线首周点击量就突破了两千万,成绩抢眼,让悬疑剧这一独特题材真正被搬上了舞台。网剧处于蛮荒期,蔡佳负责的广告中插更是新鲜物种。“当时这种新型产品并没有形成,所以当时我们只能做了一些假中插来展示这种形式。”回忆《暗黑者2》的打造经历,蔡佳曾对媒体表示。

但总要有人做尝试。创意中插在《暗黑者2》展露雏形后,在《老九门》中得到大力发挥,并最终发展为现今的成熟模式。这段经历被蔡佳视为制片人职业生涯中,专业技能“普及教育”的过程。切实参与到具体项目中,了解操作全流程,搭建出她对制片人职业的架构与认知。

在《暗黑者2》之后,蔡佳相继参与到《暗黑者3》《老九门》《沙海》《大主宰》等项目中。就是在多个项目的叠加里,她完成了对制片人这一职业从普及,到认知、思考、实践的全过程。

在蔡佳看来,一位成熟的制片人需要拥有两大方面的能力,一是以专业为基础的硬件知识,二是需要具备高效解决问题的能力。互动剧《他的微笑》就是她在多个项目中积累经验后,交出的又一份答卷。

这部基于组合题材的互动影视,讲述的是灵溪文化艺人助理千鸟和五名预备队员在出道考核来临之前发生的一系列故事。观众可以根据内容,在一定的剧情点上,替千鸟做出选择,从而获得不同故事结局。

尽管是影视行业的“新物种”,蔡佳的制作思路很明晰。在市场端,《他的微笑》的打法在创新中兼顾着稳妥。精准瞄准受众,以轻量级的方式,打造一个女性向的作品。注重观众体验,在选项设置上,树立不能带来“伪选项”的原则,“选择A和B会导向不同的结果,它会真的引发不同的情节”。

而在创作端,遇到的第一个有意思却不同于其他项目的课题是,“写剧本的时候,首先把它写明白,让所有主创能够实操。”当时团队选用的方法是,用思维导图的方式,将所有情节进行编号,“所有剧本背后会带一个思维导图,是整个主线结构的脉络说明。”洞悉目标受众的需求,让团队在打造与执行时更高效落地,蔡佳作为制片人,衔接与把控着各个环节。

提及灵河文化倡导的“以编剧为主导的导演深度参与的制片人中心制”,在蔡佳看来,导演、编剧、制片人所有人都在辅助“内容本身”,而“制片人其实是一个服务岗位。服务于编剧,让他们的创作尽可能被实现,服务于合作伙伴,帮他们切实解决问题。”它就像一条纽带串联起了影视流水线上每一个重要环节。

创新是主旋律

不论是最初踏入行业时,以制片助理身份在《暗黑者2》中进行创意中插探索,还是如今以制片人身份打造首部互动影视作品《他的微笑》,蔡佳参与的项目,都带有着浓烈的创新基因。新生代与创新型,是围绕蔡佳的标签。

谈及对创新的理解,蔡佳坦言打造项目时,每个项目都会尝试部分创新,但具体项目方法会不一样。

“目前影视作品的创新方面越来越多元”,在大体量项目中“大体量”意味着片方要承担风险,打造项目时如何降低风险是首要重点。团队会先搭配有观众基础和成熟经验的主创班底,为项目建立基础保障。“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会在一些端口上尝试做创新。”《黄金瞳》是以文化鉴宝为主题的冒险之旅,《热血少年》选择由小人物视角展开,这都是内容层面的创新。

《他的微笑》则是形式层面上的创新。互联网处于时间与人口的红利期,2019年作为拐点期,未来的剧集市场依然潜力无限,而互动剧无疑是一个新尝试。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互动剧《他的微笑》完成了在观众与内容之间关系模式的探索。

形式层面的创新能在后续激发多个创新元素叠加。目前,蔡佳还在打造新的互动剧作品,“哪些内容对于互动的形式有不可替代性。”现在团队正在尝试更多元的项目类型,“比如用一种轻喜剧的方式探讨人生。”不过她强调,“但是不会给观众强辐射的价值观。打造互动剧的基础是,一定要这个题材内容,用互动剧呈现才最完美。”

“创新是我们的主旋律,希望在不断的尝试中,让年轻的团队获得成长,为市场带来新鲜的血液输出。”不过,蔡佳同样坦诚,创新面临着风险。与骨朵谈及创新的成功与失败,她抛出了一个观点:影视作品的成功与失败,很难厘订。

观众认可作品与否,项目盈利与否,是目前大众衡量项目成功与否时,采用的直接标准。“业内也有同仁在尝试新项目的时候,其实是冒了一定风险的。或许以结果为导向来看,在观众层面项目没有那么成功,但在内容创新层面它可能是成功的。就是因为有了这些创新实验,这批敢于尝试的人,为这个行业开拓了一些事情,让后来者在做项目时,多了一个判断标准和依据。”

成长永无止境

“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事情。”谈及作为制片人的成长,蔡佳这样说道。

被问及外界对制片人行业鱼龙混杂的看法,她坦诚影视行业最特别之处在于,“进入的门槛相对较低”,但“当你在这个行业里浸染越久就会发现,成功的制片人、导演、编剧他们的专业性都非常强”,“这是一个淘汰制非常严苛的行业。”要想走得长远,始终需要依赖专业性。

那么,作为新生代制片人,在行业中会具备哪些优势?

当你以为答案是能与当下观众、潮流更贴近的时候,她连连感叹其实那些成熟制片人更不显山露水。即便是面对潮流文化,“例如抖音,他们对于这一套模式的研究、认知是远远高于我们的。”在行业多年积累的经验、阅历乃至方法论,后来者都难以一蹴而就。对于自己的职业定位与认知,蔡佳始终保持着清醒。

事实上,在打造《他的微笑》之前,蔡佳进入了一段不短时间的困顿期。 小时候看剧就充满好奇,“《西游记》里孙悟空是怎么在天上飞的?他怎么能翻跟斗?”对于行业最初始的好奇心,让她在毕业后做职业选择时,选择了影视行业。但在参与多个项目后,有段时间她开始“找不到方向感。”

这种找不到“方向感”的感受,并非具体事件、人物、项目带来的困惑,而是一种年纪变化引发的思考,是每位同龄人身处其中都能感同身受的职业困惑期。这种找不到定位的体会,甚至让她纠结要不要继续在影视行业中深耕。

“当时求助了很多同仁和前辈,没有人能给你真正的答案。”这时候她刚好在着手《他的微笑》项目,“天天没觉睡,天天在开会,永远就在关心项目的事”,而当工作忙到只聚焦于项目的时候,所有的困顿反倒迎刃而解,才发现原来“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等着你去做,(原来)你还是能找到目标的。”

她形容自己现在像是“进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图书馆。”在图书馆门口放着一堆基础教材,她完成了第一层认知的学习。当在图书馆里呆的时间越来越长,会发现这些书籍维度多样,内容多元,样样有趣,她确信,“这个图书馆是一个值得花很长时间研读的地方。”

谈及对未来的职业规划,“希望我能做一部作品,把我们所有主创者的想法准确传达给观众,让观众在作品中得到一定程度的思考。它可能不是一个特别重的思考,当观众看完剧以后,有能回味的东西,我就觉得很值得。”说这番话时,她眼中带光,“如果有一天弹幕里有观众说,某几句台词、或者某一个剧中情景,就像在说自己一样,我想那个东西对我来说会特别值得。”

影视毒舌 | 专访获初心榜“五大青年创作型制片人”,韩冰谈幕后成长之旅

日期:2020-01-14 11:00:00
影视毒舌 | 专访获初心榜“五大青年创作型制片人”,韩冰谈幕后成长之旅

相比起演员、导演甚至编剧来说,观众对于“制片人”的了解要少得多。一部热门作品,演员的演绎为它增添血肉,导演的执导给它搭建骨架,编剧的撰写为它创造思想。而在这之外,被观众忽视的制片人,其实更像是通贯全身的“神经脉络”将“人体”的每一部分紧紧地连接在一起,最终构成了“生命”。

在日前举办的第二届初心榜颁奖典礼上,灵河文化副总裁、制片人韩冰获得了五大青年创作型制片人大奖。韩冰多年的付出得到了认可,这个站在《老九门》《沙海》《黄金瞳》《热血少年》等众多热血剧集背后的女性制片人,也为更多人所知晓。

近日,影视独舌对话制片人韩冰,聊一聊她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

从电视剧到网络剧

一身干练,飒爽知性的韩冰出现在冬日的午后,本来有些困倦的氛围,被她扬起的嘴角和爽朗的笑声打破了。年轻又充满活力是笔者对她的第一印象。

最初韩冰的职业规划里并没有制作网剧,她是传统电视剧行业出身的,长期驻扎剧组,参与到电视剧拍摄的各个方面。

2014年,互联网技术迅猛发展,各种网生影视作品层出不穷,而与之相对的传统电视剧行业却进入了瓶颈期。

机缘巧合之下,韩冰接触到了《暗黑者》,被这部网络剧的专业性与创新性所吸引,最终决定加入灵河文化,投身网络剧制作。

制作《老九门》让我豁然开朗

然而,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即便同是影视剧制作,传统电视剧与网络剧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韩冰参与的第一部作品是《执念师》,刚刚入职的她被直接派到了剧组。看过剧本后韩冰感到了冲击,“天啊,这个戏可以这样拍吗?”

传统电视剧制作流程从剧本创作、拍摄到剪辑、配乐等是循序渐进的,讲究慢工出细活。而在当时网络剧作为“初生牛犊”,在制作上追求效率与创新,从剧本创作开始,各种工作流程就是多线并行的,工作密度和强度十分巨大。

从传统电视剧制作,直接进入高速的网络剧制作,韩冰一直在适应阶段,直到遇上了《老九门》。

《老九门》的制作时间只有一年,在仅仅了解大致人物特性和“盗笔”体系的情况下,韩冰要开始抓紧整个项目的前期筹备工作。剧本、拍摄、美术、音乐......很多工作都在同时进行,工作压力可想而知。回忆那段历程,韩冰说:“《老九门》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我的身上,但是我只能努力反抗,站起来。”

经过整整一年的高强度工作,《老九门》终于上线了。

作为《盗墓笔记》系列的前传,由原著作者南派三叔亲自操刀的《老九门》在“盗墓笔记”的系列改编剧中表现得最为出色。剧中不仅有年代传奇的家国情怀,也兼具了悬疑、惊悚的探险元素。在播出期间,CSM52城市网收视率排行榜中,《老九门》长期占据第一的位置,可见观众对它的喜爱。

《老九门》之后,韩冰感到豁然开朗。“这个行业很累,但是我从来没想过离开,它带给了我很多新鲜的东西,开拓了我的视野。”回看这一路,韩冰感慨道。

IP改编不能毁原著

从《暗黑者》到《黄金瞳》,韩冰的作品很多都有原著IP,然而谈到IP改编韩冰却说:“不是所有IP都可以改编。”

市场上的IP众多,如何选择 ?

“首先要明白什么是好的内容,它的转化率的程度如何。”在韩冰看来,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市场性,小说可以天马行空,但影视剧创作却有诸多限制,在选择IP时要考虑到观众对这个题材的接受程度如何。

其次,是原著影视化的可转化性。《暗黑者》《黄金瞳》的原著,都是优秀的小说,但是在确定项目时,还要考虑这个作品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与制作技术下,是否能落地执行,要明确执行方向和难易程度。“我不会选择一个转化难度非常高的作品,如果影视化不能加分,那我们至少不能毁原著。”

再次,是确定原著与改编之间的比例,确定哪些能改,哪些不能改。《黄金瞳》原著小说以鉴宝+冒险为核心,重在传统古玩文化的展示。在这一方面,主创团队与各地博物馆和相关专业人士进行了深度合作,确保了原著的核心不变。

而原著后期剧情中,涉及到的大量奇幻、宗教等情节元素则并不适合影视化改编。经过大量数据分析,韩冰所在的创作团队对其进行了选择性删减。事实证明,这样的改编是被观众所认可的。

“在改编的时候,我们要尊重原著,而还原到什么程度,我们会进行理性、客观的数据分析。”

做制片人考验心理素质

从业多年,韩冰对“制片人”这三个字有着自己的理解。

在大众眼中制片人的工作也许是找项目、拉资金、定主创,统筹剧组工作,这没有错,但韩冰认为制片人首先需要的是懂项目。

一个IP,可能是一本好小说,却不一定是一个好项目,这其中的转换需要制片人的分析和把控。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制片人明确想要的创作方向,要对整个项目的转换进行评估,要对市场环境进行调研,了解国家相关政策......甚至《暗黑者2》的剧本创作,韩冰也有参与其中。“那时候每天都写剧本提案,寻找可以运用到剧本中的现实案例。”

什么是制片人的业务,一个项目涉及到的方方面面都是制片人的业务。

其次,在韩冰看来制片人还需要审美能力。以美术制作为例,一部戏的场景选择、服化道具并不是直接由美术组自由发挥的。整部戏的整体基调、色彩搭配以及它的空间效果,这些需求判断都需要制片人有自己的审美能力。

在《黄金瞳》的拍摄场景上,韩冰所在的创作团队选择了银川、瑞丽、腾冲以及乌克兰的基辅等地。这些带有强烈色彩和地域特色的地形地貌的选择,不仅使《黄金瞳》的画面更加丰富多彩,增加了跨度极大的视觉效果,也从侧面烘托了剧集中的冒险氛围。

此外,制片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同样重要。《热血少年》开机前,主创团队曾推翻原有的剧本,重新创作。“主场景搭建起来后,究竟有没有拍完所有镜头,工作人员都是不确定的。”韩冰说。

在这种情况下,韩冰的内心有些忐忑,但是表面上却要强作镇定,尽力安抚所有人然后再去解决问题。协调各个部门间的配合、主动推进工作的进行,韩冰说“这就是考验心理素质的时候。”

最终《热血少年》如约而至,推翻了原来“伟光正”的创作风格,创新性地融入了更多年轻化的元素,给观众们带来了新奇的体验。这对于韩冰来说,是一个圆满的结局。

网络剧兴起以来,观众记住了《暗黑者》里的罗飞、《老九门》里的二月红、《黄金瞳》里的庄睿、《热血少年》里的吴乾,却很少有人注意他们背后的韩冰。会有遗憾吗?韩冰说:“让观众记住作品和角色,这就是我的本职工作。”

中国日报 | Streaming toward success

日期:2020-01-14 10:00:00
中国日报 | Streaming toward success

A new wave of domestic drama producers are picking up awards across Asia, and raising the bar for the Chinese online film industry in the process, Xu Fan reports.

When producer Cai Jia was a young child, the little "secret" that pleased her most was to slip out of bed, sneak into the living room and turn on the TV set when her parents were sleeping.

Approaching midnight, The Journey to the West - perhaps the most repeatedly broadcast drama in the history of Chinese television - was the big draw for her.

Curious about how special-effects were created - like how the lead character of the Monkey King managed to steer his cloud through the skies - Cai had always harbored a dream of pursuing a career in television production.

Now, working as a deputy head of the Beijing-based studio Linghe Media, the 29-year-old from Jiangxi province has fulfilled her ambition by producing several popular online series, including The Death Notice franchise, The Mystic Nine, and Sand Sea.

Racking up around 16 billion views online, The Mystic Nine - a fantasy series adapted from a bestselling republic-era novel about a tight-knit clan of tomb raiders - was one of the most-watched Chinese dramas of 2016.

Alongside colleague Han Bing, Cai recently won best producer at the 2nd True Aspiration Awards, an annual ceremony recognizing young talent for their creativity and dedication.

Han's signature work is The Golden Eyes, a 56-episode series about a young man who possesses X-ray-like vision. His special power enables him to distinguish authentic antiquities from fake ones, and he soon finds success dealing in expensive jade - a risky business where fortunes can be made or lost overnight. The Golden Eyes has been sold to the US streaming giant Netflix, and also earned Han the best producer award for online content at the 24th Busa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Jointly sponsored by the China Television Drama Production Industry Association and the Capital Radio and TV Program Producers Association, the awards were presented at the Beijing Conference Center on Friday.

Ranging from directors and scriptwriters to producers, the winners were shortlisted from around 2,000 aspiring industry newcomers behind nearly 100 TV dramas, online series and internet movies.

Cai started working in the online drama industry in 2015, the same year that Han quit her job at a traditional TV drama studio and landed a new job at Linghe Media, a startup specializing in series tailored toward online streaming platforms.

Cai says she still clearly remembers the first day that her boss gave her a ride to the set of Falling Down, a fantasy series about two young women who manipulate time to change events.

When she arrived at the studio on the outskirts of Beijing, she felt like a novice when she set eyes on a group of young actors huddled around the director as he peered into a monitor.

"I didn't even realize that I should mute my phone until my boss reminded me. It's the No 1 rule that you need to obey on a film set," recalls Cai.

But Cai was a quick learner, and she soon developed a system to break down projects into thousands of deliverables to ensure that every step of the process was finished to deadline.

She says the key to making a successful series is to watch as many excellent dramas as possible, and read popular review sites like Douban to find out what genres audiences want to see.

Her entry into the industry was marked by something of a coincidence, since 2015 was the year regarded as a turning point, and one that reshaped China's film and TV landscape as the nation's major internet companies began making forays into the traditional entertainment industries.

Han, who was born in the Inner Mongolia autonomous region in 1980, says she has also witnessed the huge change in China's TV and film industry.

"The production process has become quite different. In the past, I could spend two years producing a single TV series, but the internet backers now require us to work on several projects at the same time," says Han.

As online dramas rely on new viewers clicking on the very first episode, streaming site financiers often make new demands about adding advertising content.

"It can feel like the work never ends," says Han.

At the same time, offering increasing interaction with the viewers is a growing trend within the industry, as seen in the case of experimental online series Smile Time.

Produced by Cai, the romantic drama about a showbiz industry newcomer featured 17 different endings, offering viewers the chance to choose their own finale with the click of a mouse.

"It's an interesting job. When we start a new project, it feels like we're going on a honeymoon vacation," says C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