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河文化

说点干货

武林高手秘籍,揭秘优秀剧集成功之道。内含行业动态、热点问题、理论与实践等各方面的真知灼见。高手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阅后即焚!

《光明日报》专访 | 白一骢
网络微短剧再火,优质内容才是关键

相比于传统网剧,微短剧制作成本低、拍摄周期短、上线快,这也为专业团队带来了一种新的“生存方式”。白一骢举例:“对于行业中的一些小规模团队、新人团队来说,他们没有机会去拍这么大的东西,又不想去拍那种纯段子,微短剧可能会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对于长视频生产者来说,微短剧的形式也可以作为新题材“试水”的方式,“比如我觉得一个题材挺好的,有没有观众看呢?微短剧可以用很小的成本先得到观众反馈,测试长剧的可能性”。


不少人认为,微短剧的长度和形式都注定它无法进行深厚主题的表达,尤其是越来越多剧选择了竖屏拍摄播放,场景中人物数量受限制,难以营造出丰富的空间层次感、表现复杂的人物关系。“技术因素尤其值得我们重视,竖屏图像是为手机而生的,如果有可能,我们都想选择大一点的屏幕看视频。所以,拿手机看剧在城市里多是通勤时才会有的行为。不同文化产品满足用户不同需求,微短剧能够满足用户需求的一面就足够了,其他面由其他文化产品来满足。”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陈阳说。对此,白一骢表示赞同,“不论什么职业和学历,生活中,人们都需要调剂,微短剧、短视频其实就是在填补大众生活的这些空隙”。


“其实,无论长短,内容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微短剧的剧情食之无味也不会有人单纯因为它短就去观看。”白一骢相信,在未来微短剧领域一定会出现非常优秀的作品,关键是找到这种形式与优质内容的衔接点。

《Vlinkage》专访《约定之青年有为》编剧田良良
专访《约定之青年有为》编剧田良良: 大胆创新,打造年轻化主旋律

编剧田良良表示,陈有为等主人公是众多青年技工群体的集合,通过几个有表现力的人物展现不同的方面。“故事来源广,取材于现实。既有采访实例,也有新闻报道中典型事件,还有普通焊工的生活。”作为一部六集的短剧,《约定之青年有为》以真实故事为支撑,贴近生活、贴近实际,是高度浓缩的时代奋斗史。


剧集内容涉及大兴国际机场真实的建设过程,以及焊工工作的专业知识,剧组从创作期到拍摄期做了大量调研,向专业人士了解和学习。编剧田良良直言:“学习焊接工人的技术知识,了解青年技工大赛,熟悉大兴国际机场建设过程,尤其一线焊接工人的业务技能,需要做的功课量非常大。”那么,如何平衡专业性与戏剧性?她回答:“我们选择了把专业性融入事件和人物关系中这种创作手段,观众在喜闻乐见的故事中了解一些专业性的信息量。”


在叙事结构上,《约定之青年有为》试图通过陈有为(于朦胧饰)、许一航(朱戬饰)两位年轻人在竞争中共同进步,展现青年技工双向拼搏、合作共赢的奋斗图景。编剧田良良解读,“选择两个年轻人在竞争中共同进步的模式,这是一个成长向故事的传统模式。”除此之外,对比的表现手法在剧中不胜枚举,经验派与学院派的Battle,人工焊接与焊接机器人的PK。“我们希望用戏剧冲突的方式展现不同的视角、不同的立场、国家基础建设中不同人群的不同的面貌。”

《广电视界》专访《约定之青年有为》主创
适合年轻人看的主旋律影视剧 |《约定之青年有为》总制片人白一骢揭秘

如何让主旋律题材作品“落地”,避免悬浮感和生硬感,是献礼剧创作的难点。《约定之青年有为》虽然讲述了一项世界级工程奇迹,但却选择了从青年技工的视角出发,把一群平凡的人,放在不平凡的大兴机场建设环境中,将伟大的国家工程和青年人的热血结合在了一起。


该剧的总制片人白一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之所以选择了从青年技工的视角出发,更多的是想展现青年人在大兴机场建设中起到的作用,表达年轻人脚踏实地,有技术又有胆识,有勇气又有魄力的状态。另外我们也想通过这个片子来表达,看似平凡的职业中,也能涌现出带有英雄色彩的年轻人。”


白一骢谈到,青年焊工虽然是我们平时不太能接触到的群体,但他们就代表着中国年轻人的新力量。制片人蔡佳还分享道,“《约定之青年有为》聚焦青年技工当代年轻人为祖国建设努力奋斗的故事,以更轻松明快的方式,呈现了一部更贴近年轻人的作品,向观众展现如何通过许许多多人力量凝结在一起,把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变成可能。”

《文汇报》专访《终极笔记》制片人蔡佳
《终极笔记》何以成为“盗笔”系列最佳口碑?制片人蔡佳:影视化的过程就是圆梦的过程

随着剧集的播出,不少粉丝从围观到“真香”再到“上头”,甚至有观众评价该剧是他们看过的“最佳盗笔系列改编剧”。曾获釜山国际电影节国际网络影视单元“最佳制片人”、初心榜“五大青年创作型制片人”等荣誉、《终极笔记》制片人表示,整个团队针对如何合理的还原原著气质这一问题做了大量功课,自己在做这个项目时也倾注了真实的情感和热爱。


蔡佳还透露,不论是《终极笔记》的编剧团队还是制片团队,都称得上是原著的老粉丝,“我们花了很多心思,要求所有核心主创必须参与剧本围读,保证主创团队及演员能够认识理解盗笔世界中的每一个人物、场景和台词。必须站在粉丝的角度出发,认真思考如何更好的还原大家所理解的盗笔世界。”


据了解,剧中诸多还原原著的“名场面”和细节都引发了粉丝的热烈讨论,吴邪和张起灵的篝火夜谈、胖子在陨玉外等张起灵时偷偷倒水、吴邪背着张起灵说“我要带你回家”,很多原著粉丝表示自己印象最深的场景和台词都被还原了出来,剧中呈现的格尔木疗养院、蛇沼、巴乃、张家古楼就是看书时幻想中的样子。蔡佳指出,“影视化的过程就是一个圆梦的过程,忠于原著是改编的重中之重,《终极笔记》中出现的人和场景都有他独特的魅力。”

《综艺报》专访《终极笔记》总编剧田良良
原著四合一 《终极笔记》总编剧细说“盗笔”IP影视化改编

田良良介绍,《终极笔记》的编剧团队均为原著小说的“终极”爱好者,熟知剧情细节、角色人物。团队前后花费近两年时间打磨剧本,在剧本大纲创作阶段进行了大规模的市场调研,“面向原著粉和普通观众,团队在贴吧、书粉群等平台发放不同的调查问卷。”比如面向原著粉征集“最渴望被还原的名场面”“最看重的人物关系”等。调查问卷设计不局限于剧本创作层面,灵河文化作为该剧制作方,从拍摄制作实际诉求出发,调动各部门设置不同方向的问题。


在田良良看来,“所谓还原,并非照着原著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抠书’照搬,小说本身也没有这样的基础,原著中很多描写缺乏所谓的戏剧冲突。还原其实更多是要求气质一致,而这种气质是由细节决定的。”


因此除了大的情节走向,原著中一些细节和梗也被忠实还原。例如快递单号的数字、屡次出现的小灵通、王盟玩的扫雷、小哥的小鸡内裤,等等。


细节不仅决定成败,更考验编剧团队的创作功底。田良良认为,影视改编是一项创造性的工作,由小说到剧集氛围的呈现和价值的引领,应该是一个不断提升、强化的过程。“小说和影视剧的表现方式不同,将文字内容变成画面时,有些要用情节去还原,有些需要利用道具或者背景去还原,剧情呈现才更合理。”例如在交代前情和背景的部分,该剧并未花费过多情节铺垫,而是采用动画形式表达。

《成都商报》专访《终极笔记》导演邹曦
红星专访|《终极笔记》导演邹曦:当好“翻译官”,将原著气质还原到极致

对于改编IP作品,邹曦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论。邹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小说的影视化过程就是一次翻译的过程,导演更像是一个翻译官,“不管是摄影也好,演员也好,任何一个部门、一个职位,都需要你用最精准最简练的、他们能接受的语言,把我们想要表达的内容翻译给他们听。”


拍摄时,邹曦首先大胆把吴邪、小哥和王胖子的关系看作家人,“在刚接触原著的时候感觉他们像合作伙伴,在慢慢地了解中,我意识到他们是家人,是非血缘关系的亲人,他们有爱有羁绊,所以剧中在一定程度上融入了家庭关系的处理方式,也让‘铁三角’的友谊有了更多细节和感人的片段。”


此外,他也没有放弃原著小说中主人公的经典名言,“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你们两个在一起,迟早有一个会被另一个害死”等,他在拍摄时都会考虑把这些经典语言和场景相结合,让书粉和观众产生共鸣。“书是每个人的天马行空,影视化是要呈现具象的视觉效果,我希望我这种翻译方式能让大家接受。”

对话《终极笔记》主创
影视前哨 | 探险类IP剧集的“探险”升级

在总编剧田良良看来,对书粉和普通观众的前期调研对于盗笔的改编尤其重要。“在改编之初就进行了很多的预设,例如粉丝和观众会想看什么并进行调研。”


田良良表示,“编剧团队都是盗笔粉,我们的团队对于改编盗墓笔记是非常认真的。”为了还原稻米们心中的盗笔,编剧团队将重点放在用细节来展现《盗墓笔记》原著给书粉呈现的气质而非只是简单还原书中的场景和情节。


除了细节上的把控,《终极笔记》在影视化的改编中不断探索原著和剧作之间的合理化呈现。在田良良看来,“小说和影视剧的表现方式不同,所谓还原,并非照着原著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抠书’照搬,更多是要求气质一致。在将文字内容转化成画面时,有些要用情节去还原,有些需要利用道具或者背景去还原,剧情呈现才更合理。”


对于IP改编作品而言,尊重原著是创作的核心。《终极笔记》导演邹曦告诉影视前哨:“小说影视化的过程就是一次翻译的过程,导演就像一个翻译官。用最精准简练的语言和剧组内各个部门进行对话。”


在《终极笔记》的拍摄过程中,场景实拍成为一大亮点。为此制作团队辗转西双版纳、曲靖、银川、无锡、横店等地拍摄,深入原始雨林和荒漠。邹曦导演表示,“想要画面真实好看,就需要真正到深山老林里去,如果不这样,只想拍摄过程轻松舒服一点,那拍摄出来的成果就不是我们想看到的结果。”

《中国日报》专访 | 白一骢 韩冰 蔡佳
Online dramas rebound after a four-year drop

After a consecutively four-year fall since 2016, the new release of online dramas has seen a rebound in the first half of this year as a result of COVID-19 quarantine, according to a report recently released by China Netcasting Service Association in Chengdu, Sichuan province.

The report said China's internet audio and video content consumers have reached 901 million as of June, an increase of 43.8 million from the total in March.

《光明日报》刊发白一骢署名稿
以创新为驱动 助力网络影视精品讲好中国故事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飞速发展,影视剧行业的关键词每年都在“刷新”。从之前的“一剧两星”“黄金档”“台网联动”到现在的“网台联动”“精品网剧”…在关键词的迭变过程中,尤其是从“台网”到“网台”的转变,虽是简单的前后互换,但在这背后是互联网技术和新媒体对文艺形态的深刻改变。

尤其值得赘述的是,从2014年以来,网络视频平台的快速崛起,为影视行业带来了诸多精品。例如《暗黑者》《破冰行动》等类型剧的回归,拓宽了题材边界,为广大观众带来的一次内容升级;从《老九门》到《精绝古城》的热播,不仅是创作题材多样性的体现,也是对精品内容检验的答卷。

专访中国大学生灵河剧作孵化季 | 白一骢
新京报 | 白一骢:青年编剧青黄不接,缺少才华和热情

近些年,白一骢培养了大量或成熟、或刚入行的青年编剧,他也曾在各类剧本创投、剧本提案会上,见识过形形色色怀揣编剧梦想的年轻人。但在他看来,中国编剧行业基层力量储备仍过于缺乏,真正有热情、有才华、有想法,又肯耐下心学习的青年编剧屈指可数。“所以我们想通过这样一个活动,发现一些有天赋却不自知,或者怀才不遇的好苗子,给他们一个入行的机会。同时我们也想找到一些真正好的、有想法、没套路的剧本,并影视化成好的作品。”

专访《北灵少年志之大主宰》白一骢
骨朵网络影视【《大主宰》:“权衡下”的故事与“熬出来”的特效】

谈及《大主宰》的特效,白一骢解释道,《大主宰》的后期特效大概花了一年的时间,相对于一些戏来说,特效预算可能属于比较高的那类,在他看来,特效不能够用投入成本去直接衡量,而是不花冤枉钱。在很多情况下,花在特效上的钱被浪费的不在少数。

白一骢认为“大家觉得此次《大主宰》的特效还可以,是我们也是在交了很多学费之后,通过不断总结经验,获得的一次特效管理上的成功。”最后拍出来呈现的东西是不是与当初自己所想的东西是一样的,这是所有的特效团队在制作时面临的最困难的问题,而《大主宰》在特效上的表现和我们之前所想的还是差不多的。


专访《北灵少年志之大主宰》白一骢
麻辣鱼【特效的成功,得益于特效管理的升级】

白一骢强调:“特效的成果其实不是花多少钱的事,而是不花冤枉钱的事。”他将《大主宰》的特效成功总结为“特效管理上的一次成功”。对此,他解释说:“在特效管理上,从一开始的设定,到拍摄过程的实施,再到最后的呈现,《大主宰》在三者之间的衔接是比较完善的。”

他也相信,随着特效公司的经验越来越丰富,《大主宰》的这种特效水平应该是常态,“这才符合我们现在国产剧这么大的产量,这么大的产能。”

独家专访《沙海》白一骢 |毛鲲宇
骨朵网络影视【《沙海》如何成为盗墓笔记系列的翻身之作?】

“我们要品质,就是死磕,必须把好的拍下来。”总导演毛鲲宇回忆。

“只要剧情不崩……只要人设不毁……不求演技炸裂只要他够自然……我几乎已经没有了期待。”没看到《沙海》前,稻米的心境大多都是如此,但随着《沙海》的开播,从角色到故事再到特效,都给了稻米们一次全方位的惊喜。

独家专访《沙海》白一骢
传媒独家【《沙海》是迈向To C的重要一步】

白一骢一直坚定地认为,未来的优秀剧作应该是To C的:“现在,观众在网站看内容时会直接选择,那么再往后的话就要考虑用户愿意为什么样的优质内容去付费。到了那一天,对真正做内容的人来说是比较好的事情。”以To C为公司未来发展的关键点,白一骢慢慢把重心转到制作方面,《沙海》就是向这个方向迈出的其中一步。

专访《沙海》汤祈岑|张鸢盎
编剧帮【《沙海》原著梗直击你心了吗?编剧:要让“稻米”多年的情怀找到寄托】

“稻米”是我们创作时不可忽略的群体,他们对小说的忠诚和关注无与伦比,我们必须要照顾他们的感受。《沙海》里,我们的邪帝带着黎簇去冒险,教他成长、教他行走江湖,这个过程中就很像当年小哥用尽全力保护天真的吴邪一样,有很多感怀在里面。

白一骢:专业度、专业能力是未来赛道的核心竞争力
第六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网络精品论坛现场,著名编剧、导演、制片人,灵河文化创始人白一骢受邀发表以《惟内容不可辜负》为题的主旨演讲。

白一骢表示,专业度、专业能力是未来赛道的核心竞争力,影视需要先进的生产力和生产系统来改编刀耕火种的落后局面。这就意味着制片人和监制在未来会越来越专业。“影视需要懂创作的制作者、懂制作的创作者,更需要能够把内容、创作、制作衔接在一起的制片人。”“今天的制片人对专业度的要求越来越高,越来越需要他成为一个真正的内容缔造者和项目统管者,唯有这样的人群出现,才能真正带动生产,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影视行业的整体局面。”

独家专访《黄金瞳》白一骢
影视圈【专访《黄金瞳》总制片人白一骢 | 对内容充满敬畏,做观众爱看的剧】

《黄金瞳》追根究底不是一部以特效为主的工业片,制作层面上的精良要以内容表达为主。所以白一骢也表示,特效其实并不是《黄金瞳》最大的诉求,相反,他们投入精力最多的,还是在故事的讲述和人物的塑造上。除了这些落实的拍摄制作,服化道,光线、色彩、画面外,对于制作精良,白一骢还有另一重感受。他认为一部作品的精良与它的时间,也就是制作周期,以及从业人员的整体素质息息相关。

在数字机器时代,大家的拍摄装备已经都是一样的了。用拍电影的机器来拍电视剧,出来所谓的“电影感”,实在没什么可吹嘘的必要。白一骢很坚持,“不去羡慕做电影感的团队,我们坚定不移的做好自己的国产彩色连续剧,这是我们对自己的定位。”

专访《黄金瞳》张鸢盎
编剧帮【《黄金瞳》是怎样炼成的?灵河的IP改编总共分几步?】

“我们希望能通过这些小故事,让年轻的观众感受到古董的魅力,对文物产生兴趣,弘扬传统文化说起来好像是个大课题,但其实没有那么困难,能够引起观众一点点兴趣也是好事,这是我们的初衷之所在。”“幻想靠开挂去不劳而获的心态,不是我们想要传递的,我们想表达的是热血励志的正能量,所以我们为黄金瞳设置了副作用,到后面会有一些比较悲壮的剧情。最终庄睿会明白,要想闯过重重关卡,还是得靠自己的努力奋斗,靠朋友们的协助。”


据张鸢盎介绍,灵河在开发IP时有着既定的流程。第一个环节是“拆解及提案”,第二个环节是“人设及总纲”,第三个环节是“分集”,最后一个环节是分场和落本,正式开始剧本的写作。“我们会根据每个编剧的特点,去分配集数开始入本,集齐一稿后再开会讨论。在真正开始分头写作之前,我们都保持着集体沟通的模式,这种方式可能会让工作量大一些,但它可以强化剧本的连贯性与统一性,这是我们这几年磨合出来的一个工作方式。”